總是那麼的無止境的,你說是吧?

戀情是愛與夜的交融,是黃昏後美麗的邂逅。是一場風刮過又在寧靜中萌動,是一場雨下過又被淚水洗過落妝產品,唯美的叫你有苦說不出,有愛難以傾訴。多少粉紅色的回憶都是在這黃昏的邂逅中蘇醒,宛如那些故事就在生龍活虎的出現,感化了你美麗的眼,唯美絕倫。 誰不想美麗的嫦娥在此刻出現,宛如就象在夜的窗口上,看到那張美麗動人的臉,正在窗前梳妝。好愜意、好傳情、真的叫人生發出美麗迷人的幻想。還象那嫦 娥正在起身,飄逸美麗的踏著鍍亮的月光,穿過美麗散發清香的幽徑向我走來,她象聞到了樹的清香,看到了樹高大的模樣,還象被這美麗迷住,在深情的撫摸,閉 著眼睛癡情的吻吸,那是多麼美麗的享受和期待,在此刻她就象在心裏暗暗地和樹在深情的對話,那唯美的對話,感動了周圍的星星,也都戀戀不捨地依戀她,照亮 著她。 她的每一次的微笑,都象吸鐵石般的吸引楊海成,我真的無法抗拒也無法忘記,就象那風在此刻無法穿過我們的距離,我象在此刻看到她輕飄的秀發,在我的視線裏飄 逸,好美也很傳情。我還象此刻躺在她美麗的臂彎裏,她柔曼癡情的看著我,我就象被她美麗的目光洗浴,象一塊美麗的吸鐵石睡在她的懷裏,她用溫暖來感化,用 愛來釋解。 美麗的愛和美麗的夜一樣,都是那麼的渴望不可及的,幸運的時光總是在美麗的空間裏徘徊,就象那美麗的幻影隨時隨刻的出現。美麗的顏色總是在彌漫著那美 麗的空間食海鮮香港,仿佛世界的萌動,即將在這美麗的時刻發生。溫情與昏眩誰也不會遺忘,就象在世界美麗的觸角上,點燃起愛的火焰,熊熊地燃燒,越燒越旺,勢不可 擋。 我曾在夜的深井裏深思,在夜的燈光下逃逸。窗櫺把天幕裁為被月光漂白的稿紙,我蘸一筆筆愁思掛念你,你的美麗就象我那怯怯害羞的文字,叫我不落星般的 想。那時我真想把夜剪成一個個信封,把你裝入,我不想投遞,把你鎖在我愛的抽屜裏,一想起你,就把你打開拿出,仿佛在那美麗的月亮裏,再次看到你的美麗。 我還象看到你在那菩提樹的月光下,那鵝黃似的月光遮掩不住你美麗的影像,我象在你美麗的弧線上飄蕩,視線略去了你美麗的月光,我的愛象在菩提樹下飄蕩。 此刻暮靄、帳篷還有夢的船舷都在夜裏飄蕩徘徊,那層層疊疊的節奏和隱隱約約的節拍,就象歸心似箭的羅列和夢的出現。晚風、海鷗、風帆和歌聲都在夜裏上演,如同在那海濱的公園裏,我看到了愛的爛漫。 遐想與汪洋都象詩的鏈鎖,何時能打開,那就要看你的纜樁。暗礁、鯊魚和颱風隨時出現,這就要看你的定力,法典裏神聖的權利此時就看你的掌握。 夜本該是一口深猿,誰能冒險下進去,誰就會得能量水到月亮的泉源。愛也是一樣,我們都身有體會,怎樣的把握這就要看我們自己,把夜給你,把愛給你,總是那麼的無止境的,你說是吧?

壹種回家時的激動之情

十五天的湯山野外拉練結束後,我就和所有的新生壹樣,下到了基層連隊。我們警衛專業的學員連隊在這907樓五層,真好!我所在的那個宿舍有壹扇窗戶,從窗戶外望去,我就看見不遠處有壹輛“和諧號”動車急速通過。這時,壹位戰友不由自主地說:“這是回家的列車。我回家時就是乘坐這輛動車回家。”是啊!戰友的壹句話提醒了我,這趟急速而過的列車就是回家的列車,車的壹頭是學校,另壹頭是家鄉Unique Beauty 好唔好

轉眼間,在軍營已過去了四個年頭,如果我還在部隊的話,我應該是第四年老兵了。現在,我在軍校,也是大二了。自從下了連隊後,每每看著窗外,特別是早晨起床的時候,不遠處都會有壹輛“和諧號”動車急速駛過。

看著這轉瞬即逝的列車,壹種回家的感覺立刻湧上心頭,近了,近了,回家的日子越來越近了。大壹上學期,特別是在最後的壹個月,我回家的願望越來越強烈。畢竟自己兩年沒有回家了,多想早點回家,想著家裏的美食,我心裏就美滋滋的救世軍卜維廉中學

在壹次上哨時,我就跟壹位大二的學長聊這回家的感覺。去年他也是第壹次回家,而且還是三年後,我問他回家是什麽感覺?他只說了壹句:剛開始很興奮,可是,在家裏過了壹天也覺得很無聊,回家也沒有什麽期待著。其實,回家不是最重要的,我們期望的是回家時的那種感覺,就是妳在回家路上的感覺,其實,我更覺得,我們這兩三年沒回家的人欣賞的更是壹種家的牽掛,壹種回家時的激動之情。

不管怎樣,在農歷臘月二十四,學校還是放假了,手裏握著早已買好的車票,壹大早,我望窗外瞟了壹眼,這輛“和諧號”動車還真是準時啊,我不論什麽時候都能看見。這回,我想說,這壹次,我終於趕上妳了,今天我將乘坐妳回家Pretty renew 代理人

兩年沒回過家,不知家裏變得怎麽樣,聽母親說,家裏現在修了公路,修了溝渠,準備建設生態農場了。這次,我滿懷著家的牽掛回家了。兩年前,也是搭乘著“和諧號”動車,我從家鄉出發,來到了軍營,壹個完全陌生的地方,現在,我也是搭乘著這輛動車,我不是北上,而是南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