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到她留學歸來和美國的 男友Bruce結婚

所幸我的傷並不重,兩周後我如遇大赦般被宣佈可以下地走動了優纖美容。我趁爸媽都出病房的時候,從櫃子裏拿出我的書包,裏面慘不忍睹的數學卷子還在,水果刀 卻已不翼而飛。我戰戰兢兢地觀察爸媽的臉色,生怕他們知道自己的女兒丟人到數學考不好就想自殺,然而觀察了幾天後發現他們的臉色和以前並沒有什麼區別,我 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下來,大概是出車禍時,倒楣的水果刀也被撞飛出去了吧。
我回學校那天優纖美容,時明明穿著一身白色的連衣裙站在馬路對面的校門口迎接我。看到我走近,她踮起腳興奮地揮手,徑直向我跑來,她太興奮了以至於沒有 看到一輛疾馳過來的車,那車急急地長按喇叭,她和那輛車離得那麼近,仿佛下一秒我就能看到一個渾身開滿血花的時明明躺在我面前,也許頭骨還會不規則地向下 凹陷。時明明愣了一下,突然大步向前一跳,來到我面前,熱淚盈眶地抱緊了我。
我失望透了。
我從小就一直認為上帝是公平的,他給每個人不一樣的幸運,又撒給每個人或大或小的災難。於是,在看待時明明成績又好,家境又好,長得還漂亮這件 事上,我就一直堅信:上帝遲早會給她個大災難打得她措手不及無力回天的。然而我一直等啊等,等到她考上重點大學,等到她出國深造,等到她留學歸來和美國的 男友Bruce結婚,我都沒看出來上優纖美容帝對她有哪點不好。後來想想,上帝把我這麼個天天不盼她好的朋友發送到她身邊,就已經是她最大的災難了。
我陸續談了幾個男朋友,但最後都被嫌棄了。一路挑挑揀揀,以至於最後時明明都要生孩子了,我還是單身。時明明生產那天雨下得特別大,當時情況很 突然,她早產大出血,Bruce正在外地工作,醫生讓我聯繫可以簽風險書的直系家屬。我拿著手機,狠狠地盯著通訊錄上Bruce的電話號碼,兩秒鐘之後, 按下了刪除鍵。
當我輾轉了好幾個人再通知讓Bruce趕來時,時明明已經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,連同那個還未出世的孩子。
Bruce離開了中國,帶走了時明明的紅木盒子。我去他們家幫忙收拾東西,在櫃子深處發現了一個箱子,箱子底下壓著一把已經生銹的水果刀優纖美容


“2015年6月5日
我幫你把書包收到櫃子裏時,這把水果刀掉了出來。當時真是害怕極了,我怕你真的一時想不開,拿著刀朝著自己的手腕割下去。生命那麼不容易,有什麼事情是值得拿生命去換的嗎?你真傻,你怎麼能放棄那麼多愛你的人……”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